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美文 >  美篇 >  金家穷书生,短篇小说,守候,守候也是一种美丽,原创

金家穷书生,短篇小说,守候,守候也是一种美丽,原创

发布时间:2020-09-17 20:08编辑:小美阅读: 994次 手机阅读

金家穷书生,短篇小说,守候,守候也是一种美丽,原创(图1)

金家穷书生,短篇小说,守候,守候也是一种美丽,原创(图2)

没想到六年后的今天,我会意外地接到漩儿的电话。

漩儿说她已从广州回县城了,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我。不知为什么,我抓电话的手有些抖。 我说你过来吧,过来让傻抱抱。正巧这天妻子上白班,女儿已送幼儿院。我说话的口气就显得有些放肆了。

漩儿没有变,依然是那样的活泼爽朗,依然是那样的胸无芥蒂。那双不知迷惑多少人的大眼睛依然是那样的清澈明亮。

我的哥呀,你还活着呢? 漩儿一进门就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,那水蛇腰在咯儿咯儿的嬉笑声中摇摇晃晃,丰腴挺拔的乳房颤悠悠的。这小女子在我面前就从没含蓄过,尽管六年不曾见面,可还是老样子。

漩儿是我的邻居,小时候特别淘气,像个野小子,常与巷里巷外的男孩子打斗一气,如果吃亏受气了,就缠住我,非让我把欺负她的人打个脸青鼻肿才肯罢休。不知为什么,渐渐地,我常渴望她惹事生非,一旦她叫上我,我就会屁癫屁癫儿跟了去。考大学时,我俩填的是同一志愿,可阴差阳错,分别录取的是一南一北两所不同的学校。为此事,我沮丧苦恼了许多时间。大学毕业后,我受聘在本县一家集团公司做文秘工作,漩儿也在县一中做英语老师。

漩儿每次与情人分手,总会跑到我的宿舍诉说衷肠,一坐就是大半宿。有一次,我忍不住问,你到底有几个情? 漩儿眉眼儿一挑说,怕我缠不成? 说完脸上就挂满忧郁。好一会儿才说,我总是与爱无缘,在爱情的路上我像个匆匆过客。

这一年,不安份的漩儿辞职去了广州。

也就在这一年,父亲给我介绍了现在的妻子杏儿。杏儿是那种不声不响埋头苦做的女人,刚接触时我并不满意,漩儿那蹦蹦跳跳的倩影总在我眼前晃悠。那时候我母亲重病缠身,杏儿前前后后精心伺侯,比我这个做儿子的还要更尽孝心。母亲就拉住杏儿的手说,多好的一个姑娘呀。我家杨子能娶真是祖坟上冒青烟啰。

在我的生活中,杏儿似乎是白天与黑夜的影子,虽然无迷人之处,但也没什么缺陷,平平静静的,我无法拒绝。

金家穷书生,短篇小说,守候,守候也是一种美丽,原创(图3)

与漩儿在一起,大部分时间都是她讲我听。

原来,她闯广州后,一直都在爱情的十字路口东张西望。除了赚了一大把花花绿绿的票子外,没有什么浪漫发生,几年后又意兴阑珊地回到了余江小城,只因念起了故人,念起了我这个傻大哥。漩儿说,我曾幻想用一种精神的替代以完善自己,曲折地求得某种平衡,可是太难,我现在独居闺房( 漩儿的父亲用她打工赚来的钱在县城中洲新区建了一幢洋楼) ,可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我曾一直渴望激 情,但这两年我好像更喜欢质朴与平淡,可是,看来已经迟了。

我不禁握住她的手,她的手冰凉,如的鸽子。

漩儿又说,我一到广州就开始给你写信,可你连个音讯都没有,你一定是讨厌我这个傻妹妹。我这才晓得,漩儿给我的书信全被我父亲暗中扣了下来。听罢她的话,我心中不由痛了一下。那时候,我表面上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,其实从骨子里是非常在乎漩儿的。如果当初父亲不暗中扣下漩儿的书信,如果漩儿当年不闯广州,如果六年前我大胆地对漩儿喊出一声我爱你…我的人生道路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种景致呢? 想起这些,我心里不由又猛地痛了一下。

接下来,我俩的见面中断了半个多月。有一天夜里,漩儿突然打我的手机,邀请我上她家做客。那夜妻子翻中班,女儿接去外婆家,我有一种无牵无挂的感觉。漩儿为我准备了水果,当然还有酒。我俩喝了很多。说起往事,我突然问,你难道不恨刘一章吗?

恨他? 我为什么要恨他? 漩儿用那双大眼睛盯住我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。我拿她没办法,她是我遇到的最奇特最有个性的女人。

刘一章是我一个文学圈里的哥们,专写情诗,是个浪漫而又放纵的家伙。那天,我到刘一章家里去串门,却见漩儿系一条天蓝色的围裙像个小妇人一样从厨房里面款款而出,刹那间我傻了,我把刘一章扯到一边,一个字一个字直截了当地质问,你崽与漩儿同居了? 刘一章先是一愣。但即刻又恢复了平静,说,这有什么,如今是同居时代,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的吗?刘一章的眼光落在别处,因为此时我眼睛里的怒火就像一把利刀直直地了他的心窝。

可你并不爱她! 我尽量抑制住内心的怒火。

她愿意跟我,再说,在我之前,鬼晓得她跟多少男人…没等刘一章说完,我上前就掐住他的脖子低声吼道,你养的敢再胡说八道,我活活掐死你!

可是,那时候我已无法拯救漩儿了,她已经完全不可自控地陷了进去…

我晓得你一直为我打抱不平,也只有你真正了解我,在我青春年华中,你是唯一真正关心帮助我的人。漩儿说着眼眶就红了。漩儿说,杨子哥,你觉得是被人爱着幸福,还是主动去爱别人幸福?

我怦然心动,却无言以对,漩儿主动去狂爱着刘一章,结果遍体鳞伤;而我被杏儿爱着,我却变得麻木不仁。真的,我是那种从外表到内心都极于平淡的男人,小时候父亲用多茧的手带我下地,他古铜色的背梁一片汗光,这成了我至今难忘的印象。我死心塌地地念书,一如我直莽待人,对生活从不敢作桃红酒绿的梦想。

也许,在漩儿眼里我是另类吧。

我知道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里,厚道总是意味着迟钝。现在想来,我的确是迟钝,甚至迟钝到愚蠢的地步。这时候,我听到漩儿自问自答,我总是比别人快一个节拍,我宁可主动去爱别人,哪怕别人不真心爱我。我说,可你还是孤身一人,也许,你的节拍太快了。漩儿笑笑说,所以婚姻与我无缘,这一点的我似乎又显得落伍了,这是不是很矛盾或者说很悲哀? 漩儿已经把外衣脱去,褪去长袜,把自已光洁的玉体裹在一件肉色的真丝裙里,不管从哪个角度欣赏,漩儿都是一个完美无缺的女人。她用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注视我,似乎在耐心等待,等待我的双臂。这时候,只要我的双臂轻轻一弯,我俩就会有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发生。可是没有,在我眼里漩儿是美好而纯洁的,我不忍心去这种美好和纯洁。

淡淡的忧伤和绝望使漩儿那双大眼睛盈满了迷惘的泪水。

当漩儿送我到门口时,她握了握我的手,双眼是那样的空洞和孤单。漩儿轻轻说,只要想她,就可以去看她。可是我时常想她却没有行动。公司里除了整天写材料就是开会,回到家里还得哄孩子做饭,我觉得自己深陷在生活的旋涡中,渐渐变得身不由自了。妻子杏儿深默寡言,缺少的恰是让人眷恋叫人怜的女孩子之气,婚前她需要的是归宿,妻子选择了我,婚后我需要的是良伴,我接纳了妻子。渐渐地,内心的寂寞使我怀念起无拘无束胸无芥蒂的漩儿。

金家穷书生,短篇小说,守候,守候也是一种美丽,原创(图4)

不久,我和漩儿的事竟传到妻子的耳朵里,仿佛我俩已做下越轨的勾当。妻子常用疑神疑鬼的眼神审视我,让我浑身不自在。有一次,漩儿送我一套《世界文学名著大全》杏儿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,是那个野狐狸精送的吧?

假若她对这件事情能够处之泰然,我们之间是不会发生冲突以致危及家庭的,但她质疑的神态让我厌烦。我说,没错,正是她送的,但需要纠正的是,她不是野狐狸精,她是个女人,和你一样平平常常的女人。

出乎预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了,当我和漩儿在白塔河堤散步时,杏儿突然出现在面前。她说,孩子就要上小学了,我又要上班,你最好对家庭负点。说完很不屑地瞥了漩儿一眼。这时候我本能的反应就是愤怒。我猛喝道,你不呆在家里,跑这里干什么? 我平生是最恨别人盯梢的,这不明摆着不信任我吗? 我堂堂六尺男儿,难道因为婚姻就该清除异性朋友吗? 对此我忍无可忍。漩儿倒是冷静,说,杨子哥,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吧。但她的脸色苍白,如奄奄一息。我对漩儿说,不,我们偏要在一起,明来明去的朋友,有什么可怕的。

杏儿流着泪悻悻地说,有本事你莫进家门!

第二天我赌气搬到公司宿舍去住,我不由得想起妻子的种种缺陷,就更不想进家门。漩儿劝我不要这样,还是搬回去,别惹嫂子伤心。我说不行,有了点颜色,她就想开染房。我得治治她的毛病。漩儿知道我的驴脾气,气没顺下去是不罢休的。她经常来陪我。我们仿佛携手回溯到了过去,又仿佛光阴倒流,把我们带到少儿时代。仅仅这种复活的感觉,我想任何一个做妻子的是无法给你的。

漩儿说,我要你知道,其实我对你从不要求什么,这一点你妻子可以放心,不过我总觉得,只要和你在一起,我烦躁的心就会显得平静,我就能寻找到从前的快乐。真的,能和你这个傻在一起,我很开心很满足。从小就如此。

我听得心疼,我没有告诉她,自从再次与漩儿邂逅后,我的心理居然有了障碍,每次与漩儿在一起就担心杏儿突然冒出来。我平静地对漩儿说,我想好了,我准备与杏儿离婚。

别说傻话,你没有理由这样做。漩儿坐在我的书桌边拿着笔涂涂画画,我夺过来一看,上面写着:她怕失去你,所以提防你! 其实她不知道,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…

这以后,我和漩儿的事在单位传的沸沸扬扬、有眉有眼。我处处躲着同事,走路也急匆匆的。就凭这一点,我无法原凉杏儿,是她无中生有、胡搅蛮缠把我变成现在这种狼狈的样子。我打定主意对漩儿说,我偏要和你在一起,看她怎么办? 漩儿摇摇头说,你为什么不告诉你妻子,我俩是同学,是兄妹。我想她不会蛮不讲理的。

没几天,我接到漩儿的一封信:杨子哥,我走了,我还是到广州去,不要为心,多少年来,你是唯一关爱我的人,在我的心目中你永远是我敬慕的傻。听妹一句劝,回到嫂子身边去,回到孩子身边去,他们都需要你。婚姻的质量有高低,而情感的发生却没有对错。如果是六年前,我会投进你怀里,让傻紧紧地搂抱,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…你只能永远是我的傻…

我的思念被阻止,阻止在亲情、友情待人处事必须练达的后面,阻止在我和漩儿泛泛的没有内容的聊天后面,漩儿披挂着忧伤的情结再次出发,把许多的恩怨淡化成故事。如同我早先所担心的一样,我知道漩儿走后,此生我不会再爱别的女人,但这并不影响我的婚姻,我推门,却见杏儿立在门口,她的脸上还挂满泪水。杏儿说,是漩儿打电话叫我来的,她,她是个好姑娘,我不该伤害她,她说她是出差顺便回一趟余江,我,我不该对她…望着泪水涟涟的妻子,我说,我们回家吧。

金家穷书生,短篇小说,守候,守候也是一种美丽,原创(图5)

一年后,我又一次接到漩儿的电话,原来漩儿并没有去广州,而是在邻县一个小山村里当小学教师,她说她非常爱乡村,乡村的孩子也非常爱她,她已经离不开那里了。

在我眼里,那是一幅背景图,漩儿飘然而去,在爱的天空行走,步履坚定。她在用心编织故事,编织的故事视角和广度比激情的我们更漫延。电话中漩儿还提到刘一章,说刘一章离了几次婚,如今居然又追上了她,希望与她结婚,可漩儿没答应。漩儿说,你知道,我们曾经同居过,但那是一种情欲,决不是真爱…要说爱,我已经体验过了,婚姻却没有…婚姻常常会把爱埋葬,可怕的就在这里。

这一点,我并不感到奇怪。刘一章曾经拥有她,可他一点也不加以珍惜,挥手间就轻轻地放过去了。多少个梦里,我狂吻她、拥抱她,就像浪花拥着大海,我们嘴唇的接触,肌肤的抚摸是那样的真切和疯狂。但现实中,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,我们的兄妹情缘就像一张洁白的纸,我总想在这张洁白的纸上画一幅美丽的画,但一直找不到一支合适的画笔,机缘就在我的寻找中一次又一次地错过。

每天清晨,我都会倚立窗前,心如止水,波澜不惊,似乎在静静地守候着,守候着一个熟悉的女人蹦蹦跳跳的倩影…

原来,守候也是一种美丽。

标签: 漩儿 杏儿 妻子 婚姻 广州
  • 网友评论
相关文章:

美篇本月排行

美篇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