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历史 >  清史民国 >  青年时期的钱锺书,钱锺书先生已经成为享誉全世界的顶级大师,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

青年时期的钱锺书,钱锺书先生已经成为享誉全世界的顶级大师,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

发布时间:2021-04-13 23:16编辑:小狐阅读: 897次 手机阅读

文/蓝梦岛主

钱钟书到底有多牛?暂且不说他在清华读书时从来不认真听课却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,也不说他的分数屡屡创下清华记录,至今无人打破,单单说他的博闻强识程度,纵观整个民国,也是鲜有人人能望其项背的。

“锺书锺书”取的就是“钟情于书”的寓意,钱锺书对书的痴迷程度,常人简直无法想象。

就读清华期间,钱锺书几乎“横扫”了整个清华大学的读书馆。而且,他尤其喜欢在所看之书上写写画画做笔记,所以直至今日,清华图书馆的藏书中还留有不少钱锺书当年的“罪证”哪位读者若是有幸考上清华,倒是可以去图书馆里找一找、看一看。

青年时期的钱锺书,钱锺书先生已经成为享誉全世界的顶级大师,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(图1)

青年时期的钱锺书

据说,有一次曹禺和吴组缃两位清华同学请钱锺书推荐几本英文性学书籍,钱锺书二话不说,顺手拿过一张纸,一口气写下了四十几个书名,并配有和内容简介,满满的,占据了正反两面。看得曹禺和吴组缃面面相觑,不得不佩服钱锺书的博闻强识。

多年以后,钱锺书再见吴组缃,还故意刁难地:“的第三个外孙女,最后嫁给了谁?”

吴组缃自然是答不上来的,只能气呼呼地回道:“你就会这一套。”

这就是钱锺书,博闻强识又爱“掉书袋”让人爱也不是,恨也不是。

钱锺书到底有多狂?这一点更无需笔者赘言,只凭他的那句“整个清华没有一个教授有资格充当我钱某人的导师”便可见一斑。

青年时期的钱锺书,钱锺书先生已经成为享誉全世界的顶级大师,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(图2)

钱锺书

本文,我们来重点说说钱锺书到底有多毒舌。

钱锺书热衷讽刺也善于讽刺,这似乎是他与生俱来的特质。钱锺书从很年幼的时候,就表现出他“吐槽帝”的天性,对此,父亲钱基博非常担心,遂改其字为“默存”意思就是希望儿子闭嘴保持沉默,以防言多必失。

“恃才傲物”“眼高于顶”“目中无人”…这些词用来形容钱锺书都再适合不过了。总之,纵观整个民国文化圈,压根就没有几个人是钱锺书能看得上眼的。

比如,对于鲁迅,钱锺书的评价是:“鲁迅的文章写得是不错…但他只适宜写短的,写不了长篇。”

这就是钱锺书,即便是夸人,也是带刺的。

青年时期的钱锺书,钱锺书先生已经成为享誉全世界的顶级大师,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(图3)

鲁迅

众所周知,钱锺书以博学著称,但即便是对于有着“300年来最博学之人”之称的前辈陈寅恪先生,他也颇有微词。

在一次公开演讲中,钱锺书曾说:“解放前某位大学者在讨论白居易的《长恨歌》时,花费博学和细心来考证‘杨贵妃入宫时是否’的问题,而这是一个比‘济慈喝什么稀饭’‘普希金抽不抽烟’等西方研究话柄更无谓的问题,仿佛要从X光透视里来鉴定图书家和雕刻家所选择的人体美。”

这段演讲词中,钱钟书虽然没有指名道姓,但他嘴中的“某位大学者”无疑就是陈寅恪先生了。

陈寅恪先生确实在其代表作《元白诗笺证稿》中考证过杨贵妃是否为“处子入宫”但是,那并非哗众取宠、格调低下,而是以此为突破点,来论证鲜卑文化对李唐皇室的价值影响。对此,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中有过详细论述。

青年时期的钱锺书,钱锺书先生已经成为享誉全世界的顶级大师,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(图4)

陈寅恪先生

后来,钱锺书先生更加狂傲毒舌,他已经不满足于一个一个讽刺别人了,而是“以点带面”一句话“扫射”一堆人。

据说,钱锺书先生在做副院长的时候,曾有人提出来要为他立传。对此,钱锺书很是不屑,回说:“自传不可信,相识回忆也不可信,古来正史野史均作如是观。”

一句话,既回绝了请求,又顺便把其他立传的人讽刺了一把。

青年时期的钱锺书,钱锺书先生已经成为享誉全世界的顶级大师,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(图5)

钱锺书与杨绛晚年

到了晚年,钱锺书先生已经成为享誉全世界的顶级,慕名前来拜访的国内外粉丝络绎不绝,而钱钟书的回绝话术更是经典:“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,何必认识那下蛋的母鸡呢?”

言外之意就是:你觉得我的书好,也没必要非要见书的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钱锺书

钱钟书,1910年11月21日出生于江苏无锡,原名仰先,字哲良,后改名钟书,字默存,号槐聚,曾用笔名中书君,中国现代作家、文学研究家。1929年,考入清华大学外文系。1932年,在清华大学古月堂前结识杨绛。1937年,以《十七十八世纪英国文学中的中国》一文获牛津大学学士学位。1941年,完成《谈艺录》、《写在人生边上》的写作。1947年,长篇小说《围城》由上海晨光出版公司出版。1958年创作的《宋诗选注》,列入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。1972年3月,六十二岁的钱钟书开始写作《管锥篇》。1976年,由钱钟书参与翻译的《毛泽东诗词》英译本出版。1982年,创作的《管锥编增订》出版。1998年12月19日上午7时38分,钱钟书先生因病在北京逝世,享年88岁。

标签:
  • 网友评论
相关文章:

清史民国本月排行

清史民国精选